爱一个人不是心动了 而是心定了

爱一个人不是心动了 而是心定了

亲近善知识 福生无量天尊

 

人海茫茫,每日的街头川流不息,高楼大厦,无数的人在其中上上下下。人是社会的动物,但每个人又都渴望保持自己的独立性,于是空间就被分割成了一块块,人生活在其中既相连又相距。

仗义的老何

 

南门集市是A市最大的文玩市场,里面也开了好几家古玩店,里面真真假假什么都有。老何就是其中的一家古玩店主,从九十年代开店伊始,在这里也已经开了二十多年的店了,可以说是这里的老地头了。文玩市场里面龙蛇混杂,黑的白的都有,要想把店一开几十年,也并不容易。不过这里的人,提起老何大多翘起大拇指,称赞一声够义气。老何的店门面并不大,因为是早年间自己买下来的,所以也没什么租金压力,每天只开下午半天,一点开门,五点就关门。店里林林总总摆了许多东西,老何一个人窝在其中的一个角落,在昏黄的灯光中,看着店外的人来人往,久久端起桌上的茶碗喝上一口。老何今年已经六十多了,一直都是单身,没有子女,据与老何来往多年的朋友说,似乎老何年轻的时候有过一个女朋友,后来不知道什么原因就分手了,一直单身到现在。

 

老何能够在这行混下去,靠的当然不仅仅是义气,老何对于瓷器特别有一手,尤其是瓷造像,基本上随手瞧一眼就能看个八九不离十,所以行内一些真假有争议的东西,大家也都会拿来请老何掌一掌眼。这天下午四点多了,老何在店里收拾收拾准备回家了,突然门口进来了两个陌生的男子,老何瞅了他们一眼,并没有多说什么,继续用手里的抹布擦着柜台。这个时候其中一个男子开口了,“老何先生,我叫林三,受人所托,给您看一件东西”。林三,这个名字很普通,估计是诨名绰号之类,老何并不认识眼前的人,继续低着头擦着桌子,嘴里随便应付一声“喔!什么东西拿出来看看”。另一个男子从背包里掏出一个用布包裹着的东西,布一层层的打开,里面是一尊瓷像,老何不经意得抬头看了一眼,目光一下子定住了,那是一尊观音像,身披白衣,粉面,一对眼睛尤其传神。老何轻轻提起观音,底座下青花写着一个字“蕙”,老何仔细查看了底座下封口确认没有被打开,才又轻轻地将观音放下,抬起头来问那个叫林三的男子,这尊观音你们从哪儿得来的。这时边上这位男子开口了,他自我介绍叫韩六,说是有一位故人想请老何先生出去一趟,怕老何先生不肯去,所以才托他们带了这尊观音来,那人说只要看见观音,老何先生一定会来的。

再舍三年

 

老何听完脸上并没有什么表情,只是淡淡地应了一句,走吧。店门外车子已经在恭候了,老何随两外男子上了汽车,一直往飞机场的方向去,之后搭了飞机又坐车,一直开到一幢山中别墅前。别墅的位置在群山之中,四周没有别的人家,看起来很幽静,打开门进去之后,却是别有洞天,刚进门,就有一个男的站在大厅里等着了,看见老何来,立刻迎了上去,对老何说“大师兄,这次没办法了,只能把你请来了”。老何看都没看那个人,直接往大厅的一角走去,大厅的一角有一个楼梯,盘旋向下,走了几圈之后,来到了一个地下室,地下室里是一个墓穴的模样,墓穴的南面有一张供桌上面香烛都点着,还有一个牌位,唯独正中间空着,老何从身后韩六的手里恭恭敬敬地接过那尊瓷观音,把他放在正中,继而抱拳默默祝祷一番,才转身上楼在大厅坐下。

 

厅里这个时候多了几个人,一个个表情严肃正等着老何来,老何居中坐下,环视了一番,开口了,这次叫我来,想必是为了那个人的生死而来吧。坐在边上的一个人开口道:十五年前,小师妹和他先生一起遇到车祸,当时两个人在弥留之际,将他们刚刚出生的孩子托付给我们,可惜孩子生下来就有心脏病,只能带病延年,当时我们大家各自舍寿三年,让她能够健康成长。如今时间将满,孩子的健康好像有下坡路的趋势,虽然知道大师兄自小师妹死后就退出江湖了,不过这件事和小师妹也有关,所以特地请大师兄来看看到底该怎么办。老何依旧不紧不慢地说,那就再舍三年吧。此话一说大家顿时面面相觑,大厅里的空气似乎凝结不动,一根针掉在地下都听得见,许久一个年纪较大的男的说“大师兄,我虽然痴长你几岁,但是你入门早,依旧是我们的大师兄,如今大家都到了这把年纪,说实话也没几年好活了,小师妹也去世了那么久了,我们也算是仁至义尽,这下每个人再舍三年,无异于雪上加霜,我看恐怕有些勉为其难吧”。

 

“哈哈”,一直默默看着大家,没什么大反应的老何突然放声大笑起来,“小师妹当年托付给我们,我们在祖师爷面前都应允了,也多亏了大家才能让孩子健康生活这十多年,我代小师妹谢谢大家了,不过孩子再怎么样也得让她活过十八岁成了年吧。这次大家不必担心,就由我一个人舍三年,让孩子成人。不过今晚需要各位在旁相助一把,这一点想必大家不会再推辞吧。”此话一出,众人都如释重负,纷纷点头,为大师兄护法绝对没问题。

生命的延续

 

当天晚上正好是农历十五,月亮很大,地下室里众人都一袭黑衣,聚集在圆形的坟丘周围,坟丘顶部的楼板打开了一个圆口,二楼和屋顶也都开了一个圆口,抬头就可以看见一轮朗月,坟丘边上的供桌上放着两盏油灯,一盏灯火摇摇曳曳,显得非常的微弱。此时大师兄从供桌上将观音的瓷像请下来,将封在下面的一张黄纸小心翼翼的揭开,然后从中取出一个红布包,红布包内是一缕黑发,大师兄将它放在坟丘的中央,自己则开始手持一柄铃刀,围着坟丘时紧时慢的开始走了起来,边走边在墓穴的不同方位用铃刀画着些什么。整个墓穴之中,只听到铃刀环柄上铜钱互相敲击的声音,随着时间的一点一滴过去,此时墓穴内的光线也慢慢在起着变化。突然一注月光正好顺着这些圆口射在坟丘之上,洁白一片,大师兄看到时机已到,口中开始吟唱起来:“人道渺渺。仙道莽莽。鬼道乐兮。当人生门。仙道贵生。鬼道贵终。仙道常自吉。鬼道常自凶。高上清灵美。悲歌朗太空。唯愿仙道成。不愿人道穷。北都泉苗府。中有万鬼群。但欲遏人算。断绝人命门。阿人歌洞章。以摄北罗酆。束诵妖魔精。斩馘六鬼锋。”接着双手剑指对着坟丘上的那一缕黑发一指,墓穴之中突然回旋起一股旋风,此时边上四角站着的四个人,也都开始吟唱起另一首歌来,“三界乐兮。过之长存。身度我界。体入自然。此时乐兮。皆由我恩。龙汉荡荡。何能别真。我界难度。故作洞文。变化飞空。以试尔身。”

 

在歌声中,风越刮越大,刮得众人衣袂都纷纷飘起,而那缕被月光照住的黑发却纹丝不动,此时老何对着空中大喝一声“起”,那缕黑发在月光中竟然一根一根的朝天上飘去,一根接一根连成了一线,边上四个人看到脸色猛地一变,“大师兄,你!”,老何对着众人摆一摆手,继续嘴中不停地持咒。当全部的黑发都飘上天后,老何又转而对着案桌上的那两盏油灯一点,喝到“变”,此时原先摇摇曳曳的那盏灯突然定住了,继而火光慢慢变得越来越亮,越来越高,而另一盏油灯中的油却在极速的下降中,不过三分钟时间,一大盏的油就消失得快见底了。当全部油都烧完之后,此时风也停了,灯也灭了,月光也已从坟丘上移开,老何也如同油尽灯枯一般,颓然倒下。边上的众人一拥而上,抱起老何就往楼上跑,老何此时睁开眼睛对着大家说,她的女儿和她年轻时候好像。我老了,再活也没多大意思了,就让她好好地活下去吧。

 

老何一个星期之后回到了古玩市场,叫了几个要好的哥们,将自己店里的货统统出清,店面也卖了,凑了一笔钱,然后就消失在了众人的视野之中。一个月之后老何一个人在医院病房里去世,去世前有一个人带了一个小女孩来看他,去世之后,依照老何的遗嘱为心脏有疾病的孩子设立了一个救助的基金,基金的名字就叫云蕙基金,后来人们说云是小师妹的名字,蕙是小师妹女儿的名字。

以前听人说,爱上一个人,不是心动了,而是心定了,老何的一辈子也许就定在这两个名字上了。生死无常,面对生死,一切大事都成了小事,一切起伏都成了平淡,纵浪大化中,不喜亦不惧。有爱,生命就得到了永恒。

本文来自投稿,不代表龙虎法脉立场,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s://www.sjzyes.com/lhsdj/12128.html

(0)
上一篇 2022年1月27日 上午10:21
下一篇 2022年1月27日 上午10:24

相关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