雷旗插身 难逃天谴之罚,暗室亏心 神目视之如电

雷旗插身 难逃天谴之罚,暗室亏心 神目视之如电

亲近善知识 福生无量天尊

现在生活中,许许多多的地方需要用到密码,银行卡有密码,支付宝有密码,手机有密码,有的地方进门也需要密码,一串串的密码就像一个个的秘密,将我们的生活包裹起来。活在世上,谁又没有秘密呢?有的秘密也许埋藏在心底,永远不足为外人道矣,直到最后。

开头的一幕

 

那天正是除夕的前一晚,家家户户都在准备着过年的物件,突然一阵急促的脚步声惊动了正在忙碌中的人们。隔着窗户可以看到一队警察正跑向一条大路的尽头,最终人马停在了一幢西式洋楼门口,隔着铁门和花园可以听到洋楼里噪杂的人声,下人打开铁门,警察们鱼贯而入,进入大厅一看,只看到几个下人抱住一个中年男子,边上几个姨太太摸样的人坐在厅里哭的哭,板着脸的板着脸,经过询问才知道,中年男子就是这家的主人,姓刘,当地著名的银行家,人称刘老板,家财万贯,在政商两界都是手眼通天的角色。刚才也就是他突然打电话向警察局报警,说家里出现了凶杀案,一是人命关天,二是报警人的非同小可,警察局自然不敢怠慢,队长亲自带队过来,但是家里既没有人被害,甚至连斗殴都没有,似乎是闹了个乌龙,原来刘老板晚上在家里的书房小憩,突然朦朦胧胧中看到整个书房血流成河,慌得走出去,发现家里的下人都倒在厅里,一个个都断了气,而楼梯上,走廊里还有许多人,男女老幼都有正一间间的搜查,眼看就要查到书房了,所以刘老板才拨通了电话报案,但是最终这一切都被证实只是刘老板自己的幻象,家里一切安好,什么都没发生。直到警察来了,刘老板还沉浸在幻象中,吵着要从家里跑出去,被下人拦住,才有了刚才开头的一幕。

 

一系列的怪事

 

其实说起这位刘老板,也算是租界内的一个商业奇才,十多年前原先还在从事钱庄业的他,毅然将钱庄转型,将手下的地产等都变卖换成银洋,带着几个帐房先生亲信,从外地过来,靠着雄厚的资本,打开了租界内的人脉和生意,不到一年多的时间,就成了本地数一数二的大银行,并且和地方上的大亨来往密切,一时间成了都市新贵。但是这一切都从一年多前起了变化,那天刘老板正坐在总经理室内等着看各地送来的账本,经过十多年的经营,刘老板的银行已经从本地一家,变成了分布各地多家分行的大银行,每个月的月底,刘老板都要亲自查看各地送来的总账账本,这是他在做钱庄时候留下的习惯。无论多忙,对于总账账目必须亲自过目,绝不假手他人。账本一页一页的翻开,刘老板点着雪茄,脸上露出笑容,这半年来的业绩很好,各地的储蓄款不断的增加,而放帐盈利率也节节攀高,正在聚精会神的当口,突然刘老板惨叫一声,一下子把账本从桌子上打了下去,叫声引来了屋外的秘书和几个分行经理,大家冲进来一看,刘老板指着丢在地上的账本,嘴里不停的叫着“血、血、血!”,可是大家顺着手指看去,除了一本账本之外,并没有什么血的痕迹。过了好一会儿,刘老板才安静下来,大家捡起账本给刘老板,他自己也发现原来没有血迹,可是刚才确实实实在在的看到了一股股的鲜血从账本里面涌出,不停地流、不停地流,大家都说是刘老板工作太累了,所以产生了幻觉,要好好休息。

 

刘老板也自己安慰自己,应该是自己太累了,可是就打那之后,刘老板的身上就开始出现了一系列的怪事。刚开始晚上睡觉的时候噩梦频频,后来又听到半夜老是有人在外面喊他的名字,有一次晚上自己竟然迷迷糊糊的顺着声音走出去,直接就从阳台上翻了下去,好在阳台只是在二楼,除了脚摔断之外,并没有什么大碍。因为骨折,刘老板索性就在家里办公,不再出门了,家里人原以为身体上出了什么问题,送去西医院全身检查,什么都没问题,又请城里的几位著名中医来把脉会诊,除了虚火旺一点之外,也没看出什么问题,只能开了几副去心火安神的药物,嘱咐少思虑,多休养也就走了。直到又发生了一件事,刘老板才意识到事情并不是那么的简单。

冥杖之痕

 

那天早晨刘老板正准备下床,却发现自己的双腿疼痛难忍,且动弹不得,拉开被子一看,青一道紫一道的淤青赫然出现在了双腿之上, 刘老板喊来了两个下人,架着才把他从床上移下来,这个时候刘老板从老家带来的一个老管家悄悄地对刘老板说:“东家,我看这个事情有点不对劲,要不要请个懂阴阳的来看一看”。刘老板按照他自己的话来说是从不信这种天地鬼神、因果报应之说的,不过从这几个月来的事情,让他心里也是有些发毛,于是抱着“宁可信其有,不可信其无”的心理,就让老管家去找一个会阴阳的人来看看。

 

老管家自己本身初一十五都会去城隍庙里烧香,和城隍庙里负责算卦解签的庙祝混的挺熟,这次就打算请他来看看。第二天一早老管家就去城隍庙里和庙祝说明了来意,因为不是香期,来烧香的人也不是很多,于是庙祝就关上庙门,跟着老管家去走一趟。到了洋房,刘老板双腿还是不能随意动弹,躺在床上见了庙祝,庙祝详细询问了刘老板最近发生在他身上的种种怪事,就让人在房内进门处摆上一副香烛,因为刘老板行动不便不能下床拈香,就由夫人代为行礼,拈香完毕,庙祝自己一人对着香烛,喃喃自语,祝祷了一阵之后,从怀中拿出一副竹卦,望空一拜,丢在地上,如是者三,成为一签。看了结果之后的庙祝神情严重,对刘老板说“刘先生,我虽然是管着一间小庙,但是平日求卦断卦从不妄言鬼神,不过从今日的卦象来看,恐怕还确实是和鬼神有关,您求得这一卦显示阴司官状纠缠,必有昧心之事,按照时间来算,恐怕已经影响了你的身体健康,身中必有损伤”,刘老板嘴上不说,心里倒暗暗吃惊,这卦倒还断得有些准,于是让庙祝来到床边,将自己腿上的伤给庙祝看,庙祝一看,脸色刷的一下白了,“这是冥杖之痕,只有活人生魂被拘,在冥司拷问受刑才会有这种痕迹,刘老板你以前是否有做过什么亏心之事,有伤阴德啊”,刘老板听到这句话,脸板了下来,对老管家说“你请来的是什么人啊,是来咒我的吗?快让他滚”,老管家听到庙祝这么一说,心里也暗暗叫了一声糟糕,因为刘老板创业之初,却有一些见不得人的事情,所以一直很忌讳别人说这种话,当然当初知道这些事情的人大多不是被开了就是已经死了,只有自己和几个老人一直跟着刘老板,才没被开,不过平日里说话也从不敢提这件事。一看刘老板动了火,立即就带庙祝出去,出门之后则连连对庙祝赔不是,说老板平生最忌讳这种话,因为五十多岁的人了也没有子嗣,外面人都说他是缺德才这样,所以特别敏感,希望庙祝不要放在心上。庙祝呵呵一笑,对老管家说自己是不会在意的,不过刘老板这个阴官谴责的事情,是不好解决,如果相信的话,需要在家中拜上九天的朝天大忏,诚心忏悔,或许可以挽回。

 

所谓一客不烦二主,刘老板家是不差钱,既然要找道士拜忏,那就索性托了庙祝去办这件事,不过家里不能做,刘老板有两房姨太太是信天主,肯定不同意,要不就在城隍庙里做吧,反正多少钱到时候报账来就行了。庙祝想了一想,那也只能这样做了,于是就定下了日子在庙里做起了九日朝天大忏的法事来,既然庙祝这样说,老管家心里还不放心,又托人去佛寺里做上七天梁皇宝忏,说来也怪,法事一开始,刘老板明显感到精神好了许多,双腿疼痛也好了很多。不过好景不长,只维持了一个多月,故态又复发了,并且这次还比之前来得更严重,每日只要一到黄昏之分,太阳下山,刘老板就会在家中的各个地方看见许多男女或是披头散发、或是怒目圆瞪,在家里走来走去,有时还感觉被人掐住脖子。几乎每天家里都听得到刘老板的喊声,银行的业务也逐步陷入停滞,发展到今天才有了前面刘老板以为家里发生了凶杀案,打电话叫警察的一幕。

身上插了雷旗

 

因为刘老板是租界里的名人,这个误报警情花点钱也就过去了。不过刘老板这个病情越来越严重,又过了一个多月,连白天都看得家里是鬼影憧憧,这个时候老管家听庙祝介绍,之前道录司的法官顾真人正好经过此处,若能请到顾真人或许会有转机。这位顾真人道法精通,在前清的时候曾经去京城循例值季为御前法官,又和钦天监的老爷相熟,学了一手好堪舆本领,回归故里之后就一直担任道录司之职,民国后,道录司虽然废除,但是大家也还都尊称他一声顾真人,只有大型斋醮法事才请得动顾真人前来主持,这次是顾真人去穹窿山谒祖烧香,正好经过此处,在庙祝的城隍庙里歇脚,只待一天,明天就要走,所以庙祝才特意前来告诉老管家的。老管家一听,连刘老板都来不及禀报,自己从账房支了五百大洋,立刻动身去拜会顾真人。

 

顾真人本是路过,不愿多管闲事,但是禁不住庙祝的苦苦哀求,于是答应去刘老板那边一趟,顾真人做不惯汽车,乘坐二人肩舆,前面汽车开道到了刘老板家。还未进门就听到刘老板在房内大喊大叫之声,可是顾真人刚刚一踏进房门,刘老板一下子就安静了下来,原来顾真人一到,房内原先的鬼魅幻象一下子都消失了,顾真人上前先是替刘老板搭了一下脉,脉象倒是正常,又听庙祝将具体的情况一说,心里明白了几分,于是当场让随身带着的道童取出朱砂黄布,在厅内书符一道,挂于艮方,然后交代了一些要准备的东西。就说刘老板这个是获罪于天,身上已经插了雷旗,秋后雷响恐怕就要毙命,自己半个月后回来为他做拔旗的法事,如果这半个月内鬼魅不见,或许还可成功还救回一命。说完就带着道童走了。

获罪于天无可祷也

 

顾真人贴符之后的半个月家里确实清静许多,刘老板也似乎恢复了正常,银行的日常工作也开始照管起来,心里也觉得这个顾真人确实有法力,时间过得很快,一转眼半个月过去了,顾真人也从穹窿山谒祖回来,按照刘老板的八字择定一日,就在家中高筑三层法坛,刘老板也不管什么家里的姨太太了,自己保命要紧,香烛燃烧,神像高悬,庙祝又请来了一众道人,从旁襄助,当天晚上顾真人身穿鹤氅,头戴星冠,在锣鼓迎请之中,步入法坛,坛上罗列星灯米图,坛下刀叉密布,顾真人依科行法,眼见刘老板的本命星灯光焰明亮,顾真人心中稍微释然,到了拔旗的关头,顾真人令牌三响,正要将符箓焚化,突然就在庭院东北角一阵狂风吹起,霎时间天上乌云蔽日,满坛星灯顿时一齐熄灭,伏在坛下叩头的刘老板突然见到狂风之中黑烟滚滚,许许多多男女老少一齐朝他冲过来,顾真人也在坛上看得真切,用剑向地上一划,那些男女竟靠不近刘老板之身,片刻之后,云开月现,刘老板才不再看见那些男女。

 

下坛之后,顾真人只说了一句话“获罪于天无可祷也”,说完法金也不要了,带着道童扬长而去。顾真人走后,刘老板的情况越来越差,家里人也束手无策,只能当作神经病看待,中秋前的几天,刘老板突然神智清楚了,要求去银行看看,正在踏出院门要上车的时候,一个响雷,正巧击中刘老板,当场就断了气,周围的司机下人却丝毫无伤。刘老板死后,后事还没做完,家里就展开了夺产大战,因为没有子嗣,几房姨太太和几个侄子将家产瓜分殆尽,最终连墓地都只是小小的一片,还是老管家出钱买的。而也就在此时,老管家才说出了当年刘老板的真事,原来刘老板当年钱庄转型之时,好几处的钱庄都吞了储户的存款,更有一些是明言破产,实际上却暗中转移财产,害了不少储户家破人亡。这才有了来租界发展的第一桶金。之后刘老板对这件事讳莫如深,老管家心知也不敢明言,直到人死后,才敢吐露真情。

人生世上,无人可不犯错,知错能改善莫大焉,怕的就是有心为恶,更讳疾忌医,如此则神仙对面,也难救不悔之人。故我教人:求福求财,先需忏悔,罪业轻了,福气自来,故古人曰:时时常忏悔,日日保吉祥。

本文来自投稿,不代表龙虎法脉立场,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s://www.sjzyes.com/lhsdj/13228.html

(0)
上一篇 2022年1月21日 上午9:27
下一篇 2022年1月21日 上午9:28

相关推荐

  • 2022壬寅年太岁方位及禁忌

      2022年是壬寅虎年,这一年的太岁方位在东北方,在这一年里面属虎人值太岁,属猴人冲太岁,属蛇人害太岁,属猪人破太岁。这几个生肖在2022年的运势都会受到太岁的影响,都…

    2022年1月28日
  • 什么是皈依?皈依后该如何进一步修行?

    信众在龙虎山祖庭办理完皈依后,都会结缘到一本《正一早晚功课经》和一本皈依证。拿到《早晚课》和《皈依证》的信众难免疑惑:怀着对道教信仰的热忱来皈依,皈依后如何继续深入的学习道教文化,…

    2021年12月6日
  • 有道之士:唐玄宗拜他为师 颜真卿赞赏不已

    亲近善知识 福生无量天尊 李含光,唐代著名高士,西历682年~769年。先生本姓宏,为避讳改姓李,是广陵江都人(今江苏扬州),唐玄宗尊称他为“玄静先生”。 先生的生平事迹主要载于颜…

    2022年1月23日
  • 人生两个窍门:一要勇敢,二要恐惧

    明朝的时候,皇帝朱元璋和臣子们聊天,忽然间他脑子一抽,问出来个问题: “什么人最勇敢?” 武将说,沙场上甘冒矢石的壮士最勇敢。文士说,朝堂上勇于进言的谏臣最勇敢。双方当场吵起来,都…

    2021年12月4日
  • 街头涂鸦竟是苗疆蛊符 神秘老人或为神仙化身

    亲近善知识 福生无量天尊   自古民以食为天,各地的菜肴也都有各地的风味,所以才会有川菜,徽菜,鲁菜,杭帮菜等等之分。如今随着时代的发展,人口流动也带来了食品菜肴风味的大流动,其中…

    2022年1月28日
  • 中国古代的换头、换心之术 ,据说还是无痛的

    梦中“换头”,获取特异功能 南朝刘义庆在《幽明录》中有一条记录,说河东有个名叫贾弼之的人,东晋安帝义熙年间官拜琅琊府参军。有一天晚上他做梦,梦见一个长相十分丑陋的人,“面皻疱,多须…

    2022年1月4日
  • 家居环境:杂乱是阳宅环境的大敌

      01 一般家居中的进门处都是先脱下鞋,有的可能会准备鞋柜,把鞋子整齐的放在鞋柜里面,这个习惯非常的好,一是方便,二是不会很乱;相反,如果进入家中,随便的把鞋一脱,不去…

    2021年12月31日
  • 床铺需要注意的一些风水禁忌

    家居的风水很重要,其中卧室的风水尤为需要重视。卧室中床铺的风水是最关键的,一定不可忽视。床铺需要注意以下这些风水禁忌:   一、床下有杂物 现在很多人因为家中储物空间不足,把杂物放…

    2021年12月20日
  • 民俗参照丨 2022年生肖猴的运势及运程

    属猴人进入2022壬寅年,天干壬水为食神,地支寅木为偏财,寅申相冲,是“冲太岁”的一年,冲太岁是犯太岁的一种,正所谓“太岁当头坐,无喜恐有祸”,属猴人在2022年的运势会比较动荡,…

    2022年1月28日
  • 避开盲区,金光咒怎样炼才有效?

    好,步入正题,说一个信众懵懂已久的话题: 天地玄宗,万炁本根。广修万劫,证吾神通。三界内外,唯道独尊。体有金光,覆映我身。视之不见,听之不闻。包罗天地,养育群生。持颂万遍,身有光明…

    2022年1月4日